第 1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大概是从知道真相到现在的我太过愤怒,愤怒到麻木,根本感觉不到羞耻了。

    上了车才觉得饿,从昨晚到现在我滴水未进。

    他住在郊外的半山别墅区,特别远,车费都去了我八十块。

    下车之后我一阵腿软,眼瞅着旁边有一家砂锅米线,便推门进去了。

    等米线的时候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你吃饭没有?我在你们楼下买米线,要不要给你打包一份上去?

    A杯勿扰:?

    A杯勿扰:老子裤子都脱了,你问我要不要吃过桥米线?

    我被逗笑了,也稍微回过了神。

    我这他妈到底在干什么?

    A杯勿扰:那帮我带一份上来吧,不要葱多加香菜,谢谢姐姐。

    我:……

    拎着两袋米线走进小区,一边估着一辆辆开过去的豪车价格,一边对着手机找他的位置,绕了几圈他发信息来询问。

    A杯勿扰:不是,我的米线呢?

    我又不是送外卖的!

    我:迷路了 = =

    A杯勿扰:真够可以的,你现在在哪?

    我:13A

    A杯勿扰:回头,走到9A然后右拐,我在门口等你。

    我照着他指的路找过去,很快就看到他了。

    我愣了一下才认出来。

    以前见他那几次都是在夜场,灯光昏暗,云腾雾绕,他穿黑的或白的衬衫,怀里搂着这样那样的女人,又因为小贱人给他的外号和小婊砸对他的风评,以至于他在我的印象里一直和那些纨绔公子哥差不多。

    今天大概是因为在家,他只穿了一件黑色套头卫衣,水洗破洞牛仔裤,看起来只像一个逃课的不良青年,和夜场里游走花丛的人完全像是两个人。

    他一看到我就咧嘴笑了:嗨。

    啧,真帅。

    都说男人是视觉动物,女人又何尝不是?

    至少现在的我已经把方才“给他米线我就走”的念头抛九霄云外去了。

    以前也知道他帅,可是那种帅不是我的菜。

    现在这种帅才是正中我下怀。

    当年我会和我男朋友在一起,就是喜欢他的穿衣风格。

    我也朝他笑笑:嗨。

    他伸手来接我手里的米线,微微蹙眉:面都糊了吧?

    我他妈真不是来送面啊喂!

    我跟着他进了家门。

    本来以为会有些尴尬,结果他一进门就去厨房拿了碗筷,把两碗面都装好端出来,还问我:要不要吃豆腐乳。

    我:要。

    我提醒自己:我是来约炮的,吃完一定要打一炮再走。

    他们家的豆腐乳特好吃。

    快吃完的时候他出去接了个电话,我吃完后就自己收碗进了厨房,心不在焉地冲碗时有一只手从后边伸过来,把我吓了一跳。

    他把碗放进了水槽,笑着说了句:放着就好了。

    他靠得有些近,但并不算暧昧,是属于朋友的安全距离。

    可是我跟他说不上是朋友。

    我甩甩手上的水,转过头看他。

    他表情有些无辜:我有点事,要出门一趟。

    恩?所以我约了一个哑炮吗?

    他:这里不好打车,你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送你回去。

    我忍不住强调:是你叫我来的。

    就这么走,真是不甘心。

    他微微一怔,歪着脑袋用商量的语气问:那你在家等我?我过会就回来。

    这就有些犯贱了。

    我只好朝他笑笑:算了,我自己叫车回去。

    我转身往门口走,却又在瞬间被拉住手腕,我没有挣扎,被轻轻一带就回到了原处。

    他低垂着眉眼凝视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黑白分明。

    我有一种在特卖场上抢到了品牌限量版的兴奋感。

    他问我:你喜欢厨房客厅还是卧室?

    我:卧室吧。

    他笑了笑:正合我意。

    他牵着我上楼,进了一间看起来就很有情趣的卧室。

    窗台上摆着红酒和香薰蜡烛,窗帘和天花板上挂着LED星星灯,中间只有一张死宽的床,再无别的家具。

    我其实有些嫌弃,不知道这张床上滚过多少女人。

    我:我可以返回上一步吗?

    他有些疑惑:哪一步?

    我:选地点那一步,我想重新选择。

    他笑了:晚了,系统没有这个选项。

    然后我就被推了。

    床,非常软。

    人,非常硬。

    他岔开腿跪坐在我身上,一边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一边慢条斯理地脱衣服,解纽扣,灰色内裤边露出来的时候,我的脑袋有些发热。

    真他妈性感。

    他俯下身盯着我,一手撑在我脸侧,一手熟稔地由上往下解我的衬衣纽扣。

    这个过程有些漫长,漫长到我开始反省是不是穿错了衣服。

    而后终于解开衣服,他往下瞄了一眼,而后微微一顿,再瞧过来的时候眼神火辣辣的。

    我的衬衫裙下面只穿了一条蕾丝吊带睡裙,真空。

    他似笑非笑地问:就这样过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手正顺着我的腰腹往上爬,他的掌心仿佛有一簇小火苗,那一层薄薄的布料都仿佛燃烧了起来,他游经的地方寸草不生。

    最后他停留在胸部上,修长的食指顺着那轮廓轻微地划动,引发一阵酥麻。

    我捉住他的手,气息不稳:别玩了,快点。

    我只是想打个炮,不想调情。

    他微微扬眉,反手拿住我的手腕,往他腿上拖,从膝盖内侧往上,又在关键位置卡住。

    他:这种事怎么能快?只有按,摩,棒才不会玩,直接上。

    我语噎。

    他再次俯身,手指滑进我的睡裙里,顺着大腿内侧,游刃有余地钻进去。

    呼吸开始变得有些困难。

    他低头吮咬我的脖颈,我躲了一下。

    这地方留印子太容易被发现。

    他似乎没有察觉,扯下我的睡衣带子之后嘴唇继续往下。

    上下夹击,我很快便溃不成军。

    他翻出套套,褪下裤子,按着我的腰挺进,一气呵成。

    虽然做足了前戏,但仍然有些胀痛,小钢炮之称,果然名不虚传。

    他喟叹了一声,沾染了□□的眼睛雾蒙蒙的,舒服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可爱。

    他在里面停了停,提醒我:放松点。

    我:我很放松。

    他笑了一下,这一笑下边自然跟着动了一下,我忍不住哼了一声。

    他捏着我的下巴,大拇指摩挲着我的嘴唇:不舒服就告诉我,舒服……也要跟我反馈,知道吗?

    要怎么……反馈?

    我还没问出来,他就开始动作,而且速度有些猛,我没有防备,忍不住叫起来。

    他跟着笑:就是这样反馈。

    混蛋!

    他压下来,我觉得沉,便拿手抵着,这人真的有些厉害,很快我就感觉到自己身下湿了一大片,不知道是汗水还是什么。

    我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这种感觉,这真的是一场超脱了五识六感的□□,我听到自己毫无廉耻的叫声,他的喘息声,还有令人面红耳赤的拍击声。

    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最后一次是后入,完了之后我趴在床头,连身都翻不过去了。

    他靠着我,还有一条腿搁在我腿间,我也懒得推开了。

    迷迷糊糊中我问他:你家没人吧?

    他又笑了:现在才问不觉得迟吗?

    算了……我闭嘴。

    我在这张乱七八糟的床上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天花板和窗帘上的灯亮着,有种梦幻的美感。

    我抬头,才发现他还在旁边,背靠着我,微微发出鼾声,显然睡得很沉。

    床下的衣服堆里手机在震动,我翻出来看了一眼。

    来电显示是lian,未接来电十条。

    我反应过来这是他的手机,连忙放下,继续找自己的手机。

    没有未接来电,只有一条微信,小贱人今晚回来了。

    我起身穿衣服,站起来的瞬间脚软了一下。

    来的时候饿得脚软,走的时候撑得脚软。

    很快他就被吵醒了,迷迷糊糊抬头看了我一眼:几点了?

    我低着头回答他:两点多。

    他又躺回去,揉揉眉心:这么晚还要回去?

    我没有做声,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出去。

    回到家时一眼就看到了小贱人的鞋。

    经过卧室的时候他被吵醒,打开灯看我:你去哪了?

    我从衣柜拿出睡衣,头也不回地敷衍道:朋友过生日。

    而后不等他再开口,转身去了浴室。

    镜子里的我看不出任何□□了一下午的痕迹,但脱掉衣服就惨不忍睹。

    胸前和大腿上遍布小红点,胸部和腰上有指痕,更要命的是,左胸上有一个清晰的牙齿印。

    个人色彩非常浓,如果被小贱人看到了,肯定瞬间就能知道我出轨对象是谁。

    我记得那为数不多的,和我的约炮对象几次碰面里,有一次是去泡温泉,他带了一个妞,那个妞后来和我一起泡温泉的时候脱掉了衣服,胸部上也有一个这样的牙印。

    她还跟我说来着,有点沾沾自喜的味道:我这是睡了一条小奶狗吗?

    是的。

    洗完澡出去后我不想回房面对他,便抱了毯子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一条微信。

    A杯勿扰:我好像……咬了你一口。

    是半小时前发过来的,大概是我刚刚从他家出来那会。

    我:是的 = =

    他很快就回复了。

    A杯勿扰:抱歉。

    我其实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发这条信息过来,是在提醒我,不要被小贱人发现了吗?

    在我给他改备注的时候他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小钢炮:到家了吗?

    我:到了。

    小钢炮:早点休息。

    我没有回复,同时删掉了聊天记录。

    到此为止刚刚好。

    之后他没有再给我发信息,我也没有再去撩拨他。

    结果我这边还在酝酿大招和小贱人分手,他就又跑出去偷腥了。

    我憋着一口气给小钢炮发信息:你也在吗?

    他很快就回复了:恩……

    我:晚上也过夜?

    小钢炮:我就住他们隔壁。

    他们,所以小钢炮真的知道!

    这对狗男女真不知道搞在一起多少次了,难怪我说一起出去玩的时候那小婊砸那么黏他,我还只当她暗恋他,没想到早就柱连逼合。

    我杀了过去,然后给小钢炮发信息:你住哪间房?

    他发了房号过来,特意指出哪间是他的,哪间是那对狗男女的。

    我上了楼,稍微犹豫了一下。

    左边是冲进去抓奸,右边是打一炮报复。

    两者都是爽的,所以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抉择。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他又发来一个定位。

    我立刻爬起来洗澡洗头化妆,叫了车之后直接杀过去了。

    他:姐姐,我不睡兄弟的女人的。(笑脸)

    我有些尴尬,没想到他还记得我。

    我:马上就不是了。

    这让我有些心灰意冷。

    我没有回复,锁了屏之后在沙发上眯了一会眼,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忽然被微信的提示音吵醒,摸出来看了一眼,立刻就醒了。

    A杯勿扰:来我家吧。

    朋友圈没有任何状态。

    小贱人身边这么风流骚包手还这么好看的,应该就只有这一个了。

    我发送了添加请求,到下午他才通过,同时发了一个问号过来。

    他发过来一个笑脸。

    这个表情不禁让我想到,他也许早就知道我男朋友不忠了。

    他过了很久才回复:你说呢?

    我:我在南环路订了酒店,你要来么?

    他的微信名字非常低调:A杯勿扰。

    头像是一只小奶猫,托着小猫的手指白皙修长。

    我怀疑他根本不记得我是谁了,我朋友圈没有照片,头像也是一个卡通人物。

    想想也是好笑,和男朋友交往两年,他跟朋友聚会带我出去的次数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我:你现在是单身吗?

    我:在忙?

    他:还行,怎么了?

    知道男朋友出轨的这一天,我联系了他最好的兄弟。

    虽然在此之前我和他只见过两三次,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就听我男朋友叫过他小钢炮。

    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但之前那个小婊砸曾把我拉进过一个群,我在群里翻了翻,很快就找到了小钢炮小兄弟。

阅读男朋友出轨之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燃情仕途娱乐之最强炮王豪门惊梦Ⅱ:尤克里里契约男朋友出轨之后风情摇曳风流乡村医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