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死?登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云雾翻涌、消散。

    陆景剑光、刀光直面于那龙骨箭,继而碰撞、破碎。

    仅仅一瞬间。

    高照的东君大日、春雷刀光触及到龙骨箭,仅仅一刹那,就轰然碎去。

    可那龙骨箭却也有短暂的颤动。

    陆景骑着照夜,脱手之下,呼风刀便自行入鞘。

    他又刹那间弹指,他手臂上的蕴空纹闪过光芒,陆景身前顿时多了一把宝剑。

    那把宝剑剑身上镶嵌着七颗如若星辰一般闪亮的宝石,宝石带起光辉,带起七色。

    这时的陆景面色越发苍白,就连嘴角都流出鲜血来。

    元神也已经黯淡无光,仅仅能够调动丝丝缕缕的元气。

    可这温柔的元气,却驾驭着陆景在送南风眠离开太玄京时,斩去七星剑座得到的那把七星宝剑,朝向龙骨箭!

    「嗯?」

    千钧一发,那大太子倒映神相的眼眸,却清晰的看到那七星宝剑。

    「这是……齐国稷下剑阁二品的七星宝剑?」

    不曾加持元气、气血,也不曾认主,哪怕是二品重匠宝物,都远远不能发挥出其中的威能!

    甚至……若无元气与气血加持,哪怕是二品刀剑,也并非坚不可摧。

    正因如此,大太子神色无变。

    龙骨箭直射而出,七星宝剑也如华光,腾飞于空中。

    龙骨箭

    一往无前,带着凶戮与威势,直射在七星宝剑剑身之上!

    铿锵!

    火花乍现,七星宝剑顿时被射飞,炸响起惊雷般的声响,直射向远处的山川,刺入山川中!

    乃至七星宝剑一枚直面龙骨箭的宝石,都生出了几分裂缝。

    二品七星宝剑,哪怕未曾加持元气、气血,也自是坚硬无比!

    大太子弯弓射出的一箭射在了七星宝剑上,能令其上的宝石生出裂缝,足以见这一箭之强横。

    可是……即便再强,陆景剑气刀光拦路,又有七星宝剑硬扛其威,力量也早已减弱许多。

    大太子依然胜券在握……

    「杀一个陆景,足够了。」

    「敢入吴潭斩龙子?太过狂悖。」

    便如同大太子所想。

    陆景早已身无余力,龙骨箭直射而来!

    顷刻间,便射入了陆景躯体之中,继而带出一条血线,从陆景背部飞出。

    龙骨箭中蕴含着的绝顶气血,也肆无忌惮的冲入陆景体内,想要磨灭陆景的五脏六腑。

    陆景闷哼一声,白马照夜仍然在奋力疾行,只眼神却变得有些暗淡。

    它能够感知到,陆景身上的生机正在飞快的流逝。

    可陆景苍白的面容上,却依然带着沉静。

    大明王焱天大圣照亮出金光,落在他的元神上

    一缕微弱的气血以及元气,各自有九神持玄法以及呼风唤雨经执掌,流转于他的躯体中。

    尊青级别的登仙体魄终于在此刻迸发出真正的威能。

    便如同陆景深受重伤时,获得登仙体魄后,伤势恢复的速度加快了数倍有余,真正原因在于……登仙体魄命格提升的陆景肉体的底蕴与天赋,让元神也变得更加精纯,上限提升了不知多少!

    以往,登仙体魄命格之下,陆景不过只是修为速度的提升。

    而这一刻,当陆景的元神与躯体遭遇重创,登仙体魄的所有力量都已被压榨出来。

    乃至陆景背上流出的鲜血都变作金黄,洒落在大地上。

    当金黄色的鲜血落于地面,河中道一处云海中,自天上而落的白衣仙人抬头,眼中闪过些诧异之色,既然又挥动衣袖,聚拢那处云海。

    只是如今的云海泛着浓重血色,与往昔大有不同。

    「「这凡俗人间,倒有许多不凡之人,又是一位有仙慧的。」

    白衣仙人自言自语,旋即摇了摇头:「他若能上天,也算是得道成仙,自此脱凡成圣了。」

    ……

    金黄色的血液流淌在照夜上。

    原本只顾奋力奔跑,眼中却黯淡无光的照夜,突然抬首,奋力长嘶!

    它眼中闪过兴奋之色,四条马腿也就更快了一些。

    白色的马身几乎化作一道闪电。

    因为它察觉到陆景气息微弱,但却未死,而且……他的气息逐渐粗重,生机也逐渐浓郁。

    山岳上的褚野山终于转过头来,低头看着宝镜。

    镜子上,陆景低着头、紧闭眼眸,身躯牢牢锁在照夜上,已经不省人事。

    「陆景先生,不该出太玄京。」褚野山长叹一声,正要收起宝镜,又看到镜子中浮现出的另一处景象里,太冲海大太子应玄光却猛然皱眉。

    「没死?」

    大太子应玄光喃喃自语。

    看着宝镜的褚野山气息一滞。

    陆景还活着?

    天赋绝顶,体魄无双难道真就可以……为所欲为?

    ……

    陆景在照夜上昏睡过去了,他金色的

    血液在登仙体魄之下,竟然也如同大明王焱天大圣法相一般,照耀出金光,照耀在他的肉体与元神上。

    陆景就好像睡着了,意识模糊,朦朦胧胧之间,却看到了一处令他惊奇的景象。

    他看到自己身着白衣,腰间配置刀剑,踏着天穹的阶梯而上,入了天阙。

    于是……他便看到了云雾遮掩下,天上的景象。

    天上明玉京!

    十二楼五城!

    十二座仙楼耸立在浩瀚虚空中,仙雾缭绕,白鹤飞空,又有白鹿踏着云雾漫步于

    天际……除此之外又有数不胜数的奇珍异兽,翱翔于天空中。

    浑厚到极致的元气充斥于每一缕空间,乃至这些元气都堆积成了天上的云雾,照耀下白光,映照这五座仙城。

    除了十二座仙楼、五座仙城之外,尚且有仙境三百六十座,每一座仙境都大有不同,每一座仙境都各自绽放着绝然不同的气魄!

    陆景白衣飘然在这仙雾中,他也仿佛化身为了一位仙人,漫步于这浩瀚的虚空中。

    「这里……便是天关之后的天上仙境?」

    「我在做梦?」

    陆景皱起眉头。

    他曾经在许多古籍中看到过关于仙境的描述,也知晓天下豪杰中,有不少天骄之辈曾经梦中登上仙境,获得仙人传承,成为真正的仙慧者。

    甚至陆景还在十里长宁街陆家府邸的时候,他做下诗文,也以此为借口,为前世那些诗人扬名,也以此脱去了自己的困境。

    而他刚刚获得登仙体魄时,也曾有仙境大开,仙人入梦,迎他过天关,入仙境,只是那时夫子现身,登仙一事也就就此作罢。

    「却不曾想在方才的险境之后,我竟莫名其妙见了天上仙境。」

    陆景远望着广阔的仙境,却无仙人来迎,他也未曾看到仙人的踪迹。

    他正在疑惑,却看到远处诸多仙境云雾之间,竟然有一处砖石砌成的朴素高台也耸立于这浩瀚虚空中。

    那高台上,种满了杏树、桃树。

    此时杏花飘香,桃花盛开,又有良田数亩、草屋一座。

    草屋前方摆放着一张巨大的桌案。

    桌案上,燃着檀香,摆放着古琴,又有十分寻常的笔墨纸砚。

    桌案前,则坐着一位身材高大,身穿灰袍的老人。

    老人长须直落,慈眉善目,正低头写着什么。

    陆景看到这老人的一瞬间,身子都不由轻轻一颤。

    他下意识走上那高台,来到老人面前。

    「你来了?坐吧。」

    老人招呼陆景入坐,又起身回了草屋,拿出一壶茶与两个茶杯来。

    「这茶叶是我种的,你来尝一尝。」

    老人焚起新的檀香,又为陆景煮茶。

    直至此时,陆景才回过神来,他连忙双臂大开,又双掌合拢躬下身去,执弟子礼。

    「夫子……」

    夫子一丝不苟,轻轻点头:「有朋自远方来,我只以茶水为礼。」

    陆景左右看去,只觉这高台周遭一片烟雾缭绕,坐在高台上,莫说是周遭那诸多仙境,就连辉煌到极致,如同一轮太阳般闪烁光辉的明玉京都看不到片砖只瓦。

    「这些楼阁、城池不论白日昼夜,都这般光芒大作,我如今老了,看到些光便睡不着,索性种了些杏树桃花挡一挡。」

    夫子说起话来十分温和,面容不见苍老,皮肤也如婴儿一般细嫩,再配上长须,看似平常,却又自带着一股难言的气质。

    「夫子……这里是?」

    「你并非在做梦,这里

    便是人间无数人仰望的天上。」

    夫子亲自为陆景倒茶,陆景缓过神来,微微起身,以示礼节。

    「不必多礼,你虽然年少,可却是书楼的先生,也是一位真正的读书人,你我之间有着许多渊源,往后……也许还能再见。」

    「往后再见,也许就不是我召你上天了。」

    夫子这般低语,又示意尝一尝这茶水。

    陆景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却只觉得苦涩难当,其中又带着一丝怪味。

    夫子见陆景面无表情,眼中竟少有的露出些期盼来:「怎么样?」

    陆景本想要说些好话,但此刻在他面前的是真正的至圣,在这位真正的圣贤面前,陆景犹豫了一番,最终只委婉道:「夫子……陆景平日里并不常常品茶,品不出茶水的好坏。

    只是这茶水入口颇为苦涩,倒是不合陆景的口味。」

    夫子出乎意料的点点头,叹气道:「也不合我的口味,这还是我改良多次的成果。

    我最初登天,自己种出的茶水便如同泔水一般,难闻又难喝。

    后来我苦心钻研四十余载,这才可以勉强入口。」

    陆景沉默了一番,下意识想起那种种仙境中异香扑鼻的花卉……

    夫子登天,便是喝好一些的茶水都这么难?

    与他相对而坐的老人似乎看透了陆景心中所想,他徐徐摇头,道:「我登天最初,那些仙楼的楼主,乃至帝座之人都曾经为我送来许多茶酒。

    只是……天上的茶酒,我不愿意喝,也就都推辞回去了,他们的待客之道,倒也无可指摘。」

    陆景心有不解,夫子并没有多做解释。

    「你既有这般可以登仙的天赋,如今又得悟剑魄,我身为书楼的长辈,总要见你一见。」

    夫子叹气道:「而且我在天上待的太久,既不愿与他们说话,人间可登天来看我的人中,有些人已死,有些人被仙人所阻,有些人厌恶仙境不愿前来……

    你今日元神登天,与我说一说话,也算是一件好事。」

    陆景张了张嘴。

    他不曾想,原来能够以双手撑开天关,被天下无数人尊为圣贤的夫子也会觉得孤寂。

    「既然如此,夫子为何不回人间?」

    「人间有许多人在盼着你归来,总比在这天上孤身一人要好上些。」

    陆景沉默许久,这才开口道出心中的疑惑。

    夫子抿了一口苦茶,闪烁着晶亮光芒的眼睛微微眯起,轻声道:「我身在天上,便可压一压这天,他行事时……才不敢太过肆无忌惮。」

    他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都已然被抽空,骨骼破碎,皮肉绽裂,黑袍上渗出鲜血。

    此时此刻,乃是陆景最为凶险的劫难,若不留神便要死在当下。

    他要……硬扛这一箭。

    龙骨箭越是靠近陆景,带出的威势就越发恐怖。

    天上气浪滔天,就如同云雾中生出风暴。

    陆景腰间的唤雨剑再度飞出,如若一道流光,迸发于天地,继而化作大日。

    又有呼风刀如斩开蜀道,带起了春雷。

    陆景体内真堂中的元气都已被抽空,气血更是枯竭。

    陆景元神金光大作,元神有灵,参天地之真,当有警兆来临,元神便骤然睁开眼眸。

    一时之间,陆景身上就好像有凉水浇灌下来,脑海中的浑浑噩噩眨眼间消散一空。

    呼风唤雨经运转元气,九神持玄法调动周遭的气血滚滚流淌,刹那间就散布到周身上下每一处角落。

    又有如星辰坠落,那弥漫天地的黑云都被龙骨箭驱散了。

    哧!

    哪怕陆景此时身受重伤,身上强烈的痛楚令他一阵阵晕眩。

    他却依然咬牙!

    如陆景这样的人物死在河中道,他深觉可惜,不愿去看。

    龙骨箭悄无声息射出,转眼间就带着澎湃的凶威,呼啸的气血加持在龙骨箭上,再加上其中流转的龙威,这一支箭带起流光,划开虚空,直向陆景而来!

    九神持玄法!

    大明王焱天大圣!

    乃至陆景闪烁金光的元神,躯体中那一道先天气血,已然被完全调动起来。

    白马照夜身上,也有气血流动,气血顺着风雨流入陆景躯体中!

    呼风唤雨经!

    「在这纷乱大世,即便是绝顶的天骄,拥有着傲世的天姿,可行走于世若是不留神,也要埋骨于泥尘中。」「遭逢死劫,绝顶的天赋、体魄,又有何用?」

    太冲海大太子射出龙骨箭,手中的落龙弓瞬时间消失不见,脸上笑容没有丝毫变化,目光落在极远处的陆景身上。

    便是远处的褚野山都移开眼神,不再去看那镜子中的陆景。

阅读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炼器武道封神我曾流浪黑冕史上最狂武神卧看云起时英雄联盟之我有个助手叫阿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