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犹豫的女孩吞吞吐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众所周知,游戏群是搞颜色的重灾区,而她又是一个重度游戏宅……还极其热爱黄油。

    跺了脚之后,她就不说话了,把头扭向一边假装打量那些来来往往的客人。

    那咋办嘛,很尴尬的。

    过了良久,还是和泉澪率先打破了尴尬气氛。

    “那个……”她突然变得有些扭捏,犹犹豫豫、吞吞吐吐:“你都是怎么吊他胃口的?”

    “?”

    雨宫千鹤勐然转头看她,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满脸“我没听错吧”的表情。

    喂喂,纯情公主一朝悟道,准备剑走偏锋了?

    可是色气满满的大姐姐人设已经有了呢!

    和泉澪见她这幅疑惑的表情,还以为她没理解自己指的是什么,便红着脸,声音更小了。

    “就刚才你想歪的事……”明明这场梦里只有她们俩人在,可学姐还是自欺欺人压低声音,用手捂在自己的嘴和学妹的耳朵中间防止声音逃逸出去:“别误会啊,我只是好奇……单纯的好奇而已!”

    她好似害怕雨宫千鹤把她当成是变态,连忙摆手,义正严词地给自己树立形象和找借口。

    雨宫千鹤的眼神又变得玩味了起来。

    出现了!

    纯情女生想要了解羞羞的事情却又没有门路的好奇心!

    其实女生在某种程度上比男生还有对两性知识的事情充满好奇。

    也因为她们平日里看起来端庄且矜持,所以在谈及性的时候便更加具有反差萌,给人以“她居然懂这么多”、“越粉的切开越黄”之类的错觉……

    实际上她们懂的并不一定比男生多。

    只是这种和平时形象、和外貌的反差,让女孩子多了一种真实而又让大家心领神会的可爱。

    现在雨宫千鹤看和泉澪,便是这样的感觉。

    于是她决定逗一逗她。

    挥了挥手,她示意和泉澪凑到耳边来说。

    “怎么吊人胃口这件事,你想学的话得先学一个技巧。”

    “什么技巧?”

    “就像你刚才那个样子,领悟了就会了。”

    和泉澪不解:“我刚才的样子?”

    她努力想了一会,自己刚才不就是觉得有些害羞,问不出口这样令人羞涩的话题吗?

    “就是……害羞?”她有些不确定。

    雨宫千鹤摇了摇头,神秘一笑,压低声音:“不,是吞吞吐吐!”

    话音刚落,她脸上闪过一抹绯红,而后装作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转身小步离开了。

    人没调戏到,自己先被虎狼之词给整害羞了。

    典型的高攻低防,高攻还带自我反伤的debuff——

    这是夏目直树在某天晚上跟她聊line结果聊着聊着画风开始走歪之后得出的结论。

    脑子里全是涩涩,问东问西,甚至还在旁敲侧击他的每天学数学做导数题的时间,还窃喜自己隐蔽得很好不会被听出来。

    看着雨宫千鹤跑去洗手间的背影,和泉澪一脸疑惑。

    “吞吞吐吐会让直树君感到高兴吗?”

    她拿捏不准雨宫千鹤给的建议到底有没有用。

    “很难想象直树君会喜欢吞吞吐吐的女孩子呢,明明他总是夸我的性格飒爽的……还是说男生都喜欢腼腆内敛一点的性格?”

    男生喜欢什么样性格的女孩子这种事因人而异。

    但先不论她们俩一个上了高速一个还在车底的情况和因人而异的择偶标准……

    单拿这一点来说,大概不会有男生会讨厌女生的吞吞吐吐吧?

    尤其是喜欢的女孩子眼含温柔地走到你面前,轻轻屈膝跪去的样子。

    等了一会,大概七八分钟的时间,雨宫千鹤才从外面回来。

    女孩子上厕所总是慢的。

    只是她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和泉澪问。

    “我刚才在厕所里见到了熟人。”

    “熟人?”和泉澪稍作思索便问:“你父亲生意上的朋友吗?传闻雨宫先生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即便是不带一分钱在全世界旅游,也能凭着自己的脸全程享受最顶级的红酒和鹅肝酱。”

    雨宫千鹤轻轻甩着小手,刚准备接着说,就听见身后大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随即一边转头一边说道:“人来了,你自己看吧。”

    和泉澪转头看去,能明显发现聚在门口的人比刚才多了很多,显得热闹非凡,好似有什么贵宾大驾光临。

    虽说人多忙碌却不见乱,整个门口的秩序井然有条,谁该递擦手巾、谁该拿来衣帽架都各司其职,服务员们表现出来的高素质对得起自身的价位和这场宴会的级别。

    也不知道是不是硬性规定,就连身高和体态几乎都差不多,样貌也收拾的很俊朗,看起来相当利索。

    在服务员的簇拥下,负责整个会场迎宾和布置的长濑先生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一个看起来十分慈祥的老妪。

    这老妪穿得珠光宝气,模样也是富态十足——

    这富态可不是指天天大鱼大肉吃的满嘴流油的膘肥体胖,而是一种由内到外的气质,宛如是在丝绸之路上流通的珠宝,贵气逼人。

    “你认识吗?”

    和泉澪其实有些不解,按理说这梦境的时间线是在十年前,十年前已经有些老态龙钟的老妪放在十年后,真的可能是雨宫学妹的熟人吗?

    雨宫千鹤摇头:“不认识,但是听说过所以也能推断出来是谁……北海道当年最着名的油画大师石泉由美,名下门徒众多、桃李天下,传闻其绘画风格自成一脉甚至影响到了全国的油画领域,被京都那边的画师们称为雪国派。”

    她说罢顿了顿,一摊手:“之所以起了这个听起来很文艺的名字,我知道的内幕是并非出于尊敬,而是单纯的‘北海道派’听起来过于难听;而‘石泉派’又过于尊崇个人英雄主义,这在绘画界鲜有前例,因为就连毕加索这个现代立体主义画派的创始人都没有被称为‘毕加索派’呢。”

    能够侃侃而谈油画、红酒甚至是高尔夫的素养在和泉澪看来多少是有些羡慕的,顶流和上流终究还是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所以她更加坚信雨宫千鹤可能认识这类顶级大师了。

    “看来雨宫叔叔跟石泉大师交集颇深。”

    “那可不对,我爹也就今天见过她一面,然后她就出事了。”雨宫千鹤的视线跳过走在前面的老妪,落在了跟在她身后的门徒身上。

    “而且我说的熟人就在那……真不敢相信,按理来说在时间线上也就没差几天,可一个人的差距居然这么大吗?”

    和泉澪也循着雨宫千鹤的视线看去,发现了不急不慢走在人群最末尾的女人。

    “七海校医?”和泉澪微微惊讶,“她怎么会在这里呢?而且看上去整个人跟在东京出租屋里的精神状态差好多呢,如果不是长得像,我都不敢认的。”

    雨宫千鹤并没有多少意外,在一两个月前还没放假的时候,雨宫近马突然跟她聊过关于七海夜的事。

    就那天校园祭,他跟七海夜在医务室的大楼里相认过之后。

    这场晚宴上两个人实际上是见过的,雨宫近马没印象了但七海夜记得很清楚。

    雨宫近马得知此事后,也在后来派人查过七海夜,毕竟能时刻跟首富千金接触的人,不可能没人盯着。

    而石泉大师绝笔的那幅画,也是雨宫千鹤带给七海夜的。

    所以在这里见到七海夜,不仅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反倒在情理之中……只是七海夜此刻的精神状态属实是让她有些惊讶了——

    穿着仅仅只能说是稍微正式一些,就像是在经历一场漠不关心的面试,不能穿的太随意可也并不重视。

    这个年纪的七海夜还没上完学,口袋里穷得叮当响。

    古代寒门学艺十分困难,到了现在没什么家底的话想学点特长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画画是很烧钱的事。

    而她的姐姐家也只是小康家庭,所以七海夜身上的这身已经是她最好的衣服了。

    可即便如此,仍跟身旁那些达官贵人们比不了,甚至连与她同行的同门师兄弟都比不过——石泉门下就她自己是个穷光蛋。

    和泉澪和雨宫千鹤注视着年轻的七海夜,突然发现好像其本人并不在乎些这个。

    有钱没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若不是跟着老师,怕是懒得来这种地方参加什么商宴。

    这个时间段的七海夜充分展现了叛逆孤僻,在同门里就不怎么受人待见,一点也不合群,此时站在人群末端眉眼之间全是澹漠和事不关己,看上去就像是地铁里戴着耳机在角落里听歌的飒爽少女。

    “石泉大师里面请,您坐在嘉宾桌。”

    长濑先生十分尊敬地将石泉由美一行人带到了她们的座位上去。

    本次慈善拍卖的所有画作都已经事先交给了主办方妥善保管,防止出现意外。

    这些画师们出席宴会只是为了露个脸,若是自己的画作没有流拍,便要当面道谢买画的金主,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越是有钱的人越是好面子,在哪个国家都适用。

    因为到了他们这种级别,面子有时候也是很重要的人际关系维系。

    石泉由美冲着如此懂规矩的长濑先生微微一笑,就算是回礼了。

    “长濑副知事费心了,代我向市长先生问好。”石泉由美又看向自己的学生们,招呼着大家坐:“加奈惠你坐我身边来,平井呀,你年纪最大,和你的师弟们坐那边吧。”

    十年前的石泉加奈惠还很青涩,倒是她还没有成亲的丈夫平井和太已经跟十年后差不多魁梧了,看上去成熟的多。

    “我知道了,老师。”

    平井和太十分恭敬地冲着石泉由美鞠躬,而后招呼着平日里就关系极好的师弟们落座。

    “你坐那边,小林你挨着我……”

    安排好师弟们的座位之后,他才最后准备就坐。

    按理说石泉加奈惠坐在老师的一侧,他这个大师兄于情于理都该坐在另一边陪同才是,可他刚准备坐下,石泉由美却开口说道:“平井啊,你跟七海换一下位置。”

    “什么?”

    屁股刚挨到凳面的平井和太一愣,随即僵在那里,像是在蹲马步一样滑稽。

    一来他对老师十分尊重,老师开口不让坐自然是不敢继续落屁股的。

    二来他有些懵。

    换座位什么意思?

    石泉由美转头看向坐在桌对面的七海夜,招了招手,笑容慈祥且宠溺:“我的女学生本就不多,七海就不跟着你们掺和了。平井你去被你的师弟们好好喝一顿,莫要喝醉。”

    七海夜倒是无所谓自己坐哪,既然老师都开口了,她便一言不发站起来,走到了平井和太身边。

    平井和太脸色有些挂不住了,在座的跟他关系极好的那些师弟们也纷纷脸色有变、眉头蹙着。

    最终平井和太从扎马步的姿势起身,冲着老师欠身过后,走到了桌对面的座位坐下。

    这种偏爱其实也不是一天两天、一次两次了。

    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石泉老师为什么如此宠爱七海夜——因为她的画技。

    在座的众人中有仍跟着石泉由美学画的学生,比如石泉加奈惠;

    也有早已小有名气开始办自己画展的,比如平井和太。

    但不论是哪一位,都比不上七海夜的技术高超。

    她可是被石泉由美偶然相中破格直接收徒的学子,是入门时间最短的小师妹,却是所有人当中画的最好的,甚至继承了雪国派七分神韵还有三分创新。

    对于这种老天爷喂饭吃的天之骄子,石泉由美作为一个师者,真的是不知不觉就会偏心。

    从事过教育行业的人都很清楚,即便是外表表现得再公平,对所有学生也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总有那么些听话且上进的学生是老师最喜欢的。

    桌上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了。

    但七海夜却对此毫无感触,自始至终也不说话,平井和太让坐哪坐哪,老师让换位置就换位置。

    或许她其实也看出来了,但就是懒得去掺和这些事。

    她学画出于爱好,发自内心尊重老师,但同样的也对所谓同门过家家嗤之以鼻。

    】

    其实每个人都有大老师的敏感,能发现自己不合群和被排挤,只是缺少大老师的智慧和勇气罢了。

    “小夜,你想喝清酒还是红酒?”石泉加奈惠见状赶紧开口缓解气氛。

    七海夜看向她,她在所有同门里还算是关系比较近的。

    “我不会喝酒。”七海夜摇头:“酒量很差的,喝点清酒浅尝辄止吧。”

    石泉由美微微一笑:“在这种场合总是要喝一点的,若是待会七海你的画被买走,不去敬买家一杯也说不过去。我们画画的要对每一位欣赏自己作品、愿意买画的人表达最诚意的尊敬,这份认可给予了我们精神的满足和物质的满足啊!”

    “小夜的画……”

    石泉加奈惠很好奇七海夜画了什么,为什么外婆会对她的画给予这么高的评价……

    私下里大家之前为慈善晚会准备画的时候,其实都觉得自己画可能卖不出去,只有老师的画是十拿九稳的,自己不过是来陪衬罢了。

    所以在来的路上,他们那些男生还打了赌,说谁的画要是卖出去了,今晚喝完了这顿,凌晨再去居酒屋宿醉,卖出画的请客!

    在这种大场合,喜欢喝的总归是碍于情面和繁文缛节喝不痛快的,最好的酒桌在自家厨房和居酒屋里而不是宴会上。

    石泉由美看出了她的好奇,神秘地笑道:“七海将来是要继承我的衣钵的,若是今夜卖不出画才该惊讶,那不就证明我教导无方吗?”

    此话一出,那边在闲谈的学生们又纷纷愣住,不说话了。

    刚被平井和太活跃起来的气氛又陷入了死寂。

    夸一个但损了一群。

    大家其实都很清楚七海夜的水平确实担得起石泉由美这么夸。

    可是大家心目中能继承老师衣钵的是全门的主心骨、众望所归的大师兄。

    而不是成天闭关,跟所有人关系都不好的小师妹。

    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平井和太跟石泉加奈惠是郎情妾意的,石泉由美这一句话,让一直以来以大师兄自居、非常照顾师弟们的平井和太有些怀疑自我了。

    “我算是开了眼了。”雨宫千鹤站在一旁看着,摇头感慨:“我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和泉澪在一旁点头附和:“是啊!七海校医居然说自己酒量很差只能喝一点诶!”

    雨宫千鹤转头看向她,一皱眉:“你怎么回事,谁跟你说酒了?”

    “不是惊讶校医不喝酒吗?”

    “虽然也确实很惊讶,但更让我吃惊的是石泉大师油画水平堪称泰斗,可是在教书育人方面的情商也太低了。”

    雨宫千鹤看向石泉由美,轻呵一声:“校医明显是看出了大家最推崇的还是大师兄,所以懒得掺和。我合理推断校医就是想学画,学成之后便走,你们谁爱继承是全门派谁就继承,谁爱怎么争怎么争,跟我没关系了。”

    “结果呢,石泉大师眼里只有才华出众的校医却看不到平井和太的付出……如果我是他,我早就掀桌子了,没想到这家伙外表看起来壮硕,性子还挺能忍。”

    各桌都开始上菜,长濑先生上台致辞完毕,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中,宴会正式开始。

    和泉澪望着觥筹交错的嘉宾桌,轻声说道:“关于校医的过往我也略有耳闻,原来她和北海道的画师们不合,其实也有身为老师的石泉大师的错吗?我一直以为只是学生们的矛盾呢。”

    “人无完人,”雨宫千鹤接话:“至少现在看来,抛去拔氧气管这件直接导致石泉门派分崩离析的事情之外,石泉由美得为学生们反目成仇十年负主要责任。”

    “什么拔氧气管?”

    “没什么,你家里可能得需要雇一个女仆了。”

    雨宫千鹤微微耸肩,然后端着酒杯往次桌走去。

    “你去哪?”

    “去抓另一个混蛋喝酒的证据。”

    和泉澪跟着雨宫千鹤来到了次桌边站着,她其实也比较好奇这边。

    能亲眼看看年轻时候的父亲,这种诱惑力还是蛮大的。

    不过嘛。

    好像雨宫学妹跟她的爸爸关系不太好呢,应该不会想着过来贴贴。

    和泉澪也端着酒杯,歪着头心想,那学妹站在这表情凝重地盯着雨宫叔叔是为什么?

    这一桌都是各大500强企业对于本次札幌政府大型招标的负责人,大家互换名片互相敬酒,气氛倒是其乐融融。

    和泉悠贵作为业务员出身,酒量堪称海量且十分狡猾精通酒道,在挨着敬酒挨着被点名的情况下居然没喝多少,很是稀奇。

    喝最少的酒卖最多的乖,看似爽朗实则心眼很多呢。

    倒是雨宫近马一直在笑着交谈甚至主导了酒桌走向,但他面前的酒杯一直是空的,手里端着茶碗。

    这一幕看的雨宫千鹤眉头直皱,表情也越发凝重。

    小女仆便不介意用看马赛克般不可名状的眼神从上往下好好打量着她,来上一句“哦卡哇尹阔多”呢。

    雨宫千鹤每天高强度在各大游戏聊天群和网站、app、论坛里耳濡目染,总能听到些逆天的黄段子。

    “我,你!”被怼了一通的雨宫千鹤一时语塞,转而反怼回去:“你敢说你刚才不是这个意思?!”

    和泉澪郑重其事地摇头,并且轻轻伸出四根指头:“我没有。”

    如此真诚,真诚总是第一必杀技。

    这一个两个,说的当然是浅井真绪了。

    腹黑的小女仆就总是喜欢说一些有歧义的话语来调戏她,反正涩批小萝莉总是会自己想歪,根本不用稍加引导。

    然后浅井就会在一旁看着她自顾自红了脸,像九月打红的柿子般外面还嘴硬着,里面已经软乎乎、黄澄澄的引人发笑了。

    好在她绝对不会迷失,因为照亮她人生的灯塔时至今日仍在等待着她。

    和泉澪坚信,只要有夏目直树存在的世界便是真实。

    “即便如此解释起来也很麻烦,而我又恰好是个非常怕麻烦的人。”

    而且雨宫千鹤其实也知道和泉澪不是那种会撒谎的性子。

    于是乎,气氛一时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憋了良久,她才跺着脚忿忿不平:“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这样?”

    “什么跟什么,你在说些……”一头雾水的和泉澪微怔,然后听明白了。

    她的脸颊也迅速泛起了绯红,但紧接着便是些许生气:“你的脑袋里成天都装的是什么?全都是黄色垃圾!”

    “其实我这么多年来的认知已经开始松动了,因为我们现在就在梦里,不是吗?”她这样回答。

    这如果真的是梦,那将是她做的最真实的一场梦,甚至真实到会怀疑现实的地步。

    “你在做某些其他事情的时候也这么会吊人胃口吗?”

    和泉澪好看的远山眉微微蹙起。

    雨宫千鹤一愣,而后脸色一红开始色厉内荏地狡辩:“我什么时候吊人胃口了?!是谁跟你诬陷我的?欲擒故从的床笫之欢怎么能说是吊人胃口呢?那家伙真是的……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雨宫千鹤是真的觉得从头开始解释能要了自己老命,而且这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不负责任的猜测最好不要说出口,是礼貌也是基本涵养。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也挺让人难受的。

    “和你解释起来很麻烦。”雨宫千鹤坦言:“而且有些违背你这么多年来树立的三观。”

    和泉澪看向富丽堂皇的大厅和那些来来往往觥筹交错的贵客,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暗红色的红酒在其中打转,润湿内壁,不论是被手心捂热的温暖还是湿滑的触感,都无比真实且诱人。

阅读我被青梅女仆培养成恋爱大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红龙之孤王爱的如沐体坛大亨至尊医妃:腹黑邪帝,来验!第一狂妃:邪王,宠上瘾!无敌的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