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挥霍横财,地厅伏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红河石会是由羽化仙宫承办的大型赌石会,会场主要采取拍卖竞价的方式购买石料。

    也是因这场赌石会,聚来了一大批散修,使得这几日红河坊黑市热闹更胜以往。

    稍作思量,许羽还是婉言拒绝了,这等赌石会不是他现在的财力层次能去接触的。

    在这等大型赌石会上肆意使用《太上感应篇》无疑也是一种找死行为,加上龚万的商队不日便要返还,他此行已经超额达成目的,无需再去贪这一时热闹,横生枝节。

    许羽潇洒离去,场中却没有平息下来的意思。

    一不到弱冠的少年连中两石,买下一堆金玉石材,再选走块上好石料,提着装得满当的符袋安稳离开的故事足以成为散修们多日的谈资,也足够激励场中赌客。

    只是不知许羽选走两块后,百余块料子仅余两块有货的概率,能让这群家伙兴奋多久。

    此时已值寅时,对于黑市而言,也临近尾声。

    他索性又逛了几家书摊,最后花费两枚灵石买下《多点控火》,《浅论药性生克》两册丹师笔记,还被那面带诡异笑容的书摊主赠了一页据说是《文始真经》的残页。

    将剩余灵石大多换成药材食粮,完完全全享受了消费的乐趣后,距离和龚万商队约好的出发时间也不到两个时辰了。

    闲下心来的他才注意到路边阴暗一角的厚重铁盖,惊觉这红河坊中竟有着像后世下水道一般的先进排污系统。

    难怪一路而来,都未曾闻到那种天雷坊中时不时便发散一阵的异味……

    ……

    而就在与此相隔了不知多远的地下水道深处,与这错综复杂的迷宫仅一墙之隔的一处地下大厅中,五名风格打扮迥异的修士汇聚一堂。

    “说吧,你羽化仙宫这次打着红河石会的幌子,把我等聚集过来所为何事?”

    说话的是一名背着把厚重铁剑的粗犷剑修,语气颇有些不善。

    “便如旭火剑道友所言,今次召集诸位同道,是为应对红河坊定期爆发的邪崇赤龙潮。”

    人群中的羽化仙宫修士四肢僵直,形容枯瘦,强自四下抱拳,一派和气地回答,显得礼数十足。

    “你羽化仙宫还好意思与我等说这赤潮之事?这不是你等暗中祭炼什么污秽尸宝造成?”

    “旭火剑这说的是什么话?赤龙潮难道就不能是灵界邪崇掀起,我羽化仙宫一直在为各派抵挡不说,怎还惹人怀疑。”

    这礼数周全的羽化仙宫修士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顾不得风仪,大声喊冤道。

    “你以为在场都是瞎子不成,明眼人都不难看出,赤龙潮仿照天葵月事,是尔等密炼死物,逆天而行惹出的祸事。”

    “嗯?不对,今日若是换做其他人来与我装疯卖傻,我都不会怀疑,你天阴尸如此拙劣做作的表演……”

    感受到室内微显异常的阴湿程度,以及不凝神根本难以察觉的细微机括声。

    “不好,有埋伏!诸位道友,这卑鄙无耻之徒……”

    “咻咻咻~”

    连成串的机括声响起,一蓬蓬快至无影的飞针法器从大厅各个隐秘死角中喷薄而出,随之而来的是灰烟毒雾弥漫。

    便在这等目不视物的环境中,聚集而来的修士中中那健壮老僧冲出,全身鼓胀,貌若疯狂。

    “诸位道友先走,此处由老僧我来抵挡。”

    其声若洪钟,如一老蟾啸月,震得整座厅堂灰尘扑簌簌地往下落,就连阴秽湿潮的尸气毒雾都被驱散了些。

    烟雾中,几道人型虚影一闪而逝,只听得远处一声爆裂巨响,便再无动静。

    待得灰尘落尽,徒留枯瘦如柴的天阴尸道,倒卧在地的老僧,满地的断臂残肢与鲜红血迹。

    以及不知何时遍布了整个大厅的数十具肿胀行尸……

    这些东西一买,便一下去了十三枚灵石,赌来的财富被他挥霍掉大半,也熄了绝大部分人的心思。

    临离开前,郭珲还邀他参加第二日的红河石会,在许羽第二块料子出货并在他这里买下一大堆东西后,这家伙就变得极为热情。

    经郭珲介绍,这些都是奇石斋中成套售卖,用于制作阵盘的材料。

    他一直对于阵道颇有兴趣,只是精研阵道成本耗资还要远超丹道,过去实是负担不起,这次倒是可以让他过过瘾。

    两个空白阵盘,一册《基础阵道》,加上基础阵法隐匿阵的一些配套金石材料,四枚灵石被他拿下。

    这种便携符袋和许羽想象中的储物袋,芥子指环还是有些差距的。

    其上刻有大片的缩放符篆,可将放入之物等比例缩小,变相达成储物法器的作用,实则只能勉强算得上是符器而已。

    价格不算太贵,两枚下品灵石足矣。

    本也是要将星纹石出手,卖与这始终噙着一抹笑意的白衣修士也没有什么不同。

    骤然得了二十灵石,许羽内心也不禁产生了一丝激荡,即使是他四个月赚到的灵石也没比这多多少。

    横财久留无益,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块给他感觉最为强烈的石料。

    制作隐匿阵盘的主材正是他开出过的黄星石,不过这些成套售卖材料中的黄星石就没他解出得那么夸张了,只是吝啬地给了鸭蛋大小的一块。

    买下的东西不少,郭珲索性又给他推荐了一种刻有符箓的兽皮袋。

    一听还有买卖,郭珲便引许羽穿过大半个帐篷,进到稍里一些的位置,留下解石散修在外看顾场子。

    顺利将石料买下,帐篷一角堆放的一些散材又引起了他的注意。

    对方来历,他摸不透,也不敢得罪,便作出了退让。

    许羽从其出价的举动中读出了些许善意,这白衣修士修为跟脚力压在场散修,有些借此护持他的意思。

    也因此,这块不大的石料标价七枚下品灵石。

    第二的料子中便解出了星纹铁,那给他感觉最强烈的那块石中会有什么呢?

    现场解石决计是不可能的了,许羽准备将其买下带离。

    石料一尺见方,不同深浅的墨色横纹由一点透入石中,形成了赌石客眼中的“菊花纹”。

    由于这种纹理极像是岩石内部沉积时混入了什么异物所成,解出矿石异物的概率极高。

    “这位兄弟,二十枚灵石纯属意气之争了,我老郭毕竟是生意人,再往上报也没多少赚头了,不如便让与你。”

    出声的自然是那白衣公子哥打扮的修士,他和对方实际上并不熟。

    只是此人自来熟地一口一个老郭,郭老头地叫着,来者是客,他也不便拂了对方面子。

阅读诡道长生:我真的是等价交易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炼器武道封神我曾流浪黑冕史上最狂武神卧看云起时英雄联盟之我有个助手叫阿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