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天意如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宋哲的内心是很高兴的,他刚才不能直接劝说文庄王,因为还有别的一些文臣在,此时只有澹台商站在他左边的不远处,他躬身行礼,然后开口对文庄王说道:“臣启我王,臣有一个想法,臣……”

    “宋吏首,你是想与我王一起去到礼仪汇台?”澹台商直接问道,他认为这也是宋哲内心所想到的,毕竟他也料定宋哲会这样说了。

    “这……启禀我王,臣正有此意。”

    “本王也是打算与你们二位说这件事情的,这次本王是打算一人去到礼仪汇台。你们就不必跟着去了,直接回府即可。”文庄王的话语很平淡,这并不是坚定的语调。

    宋哲自然是能够听的出来,“臣启我王,还是让臣跟着去到礼仪汇台为好……”

    “宋吏首是觉得有危险?”文庄王问道,“难道本王还对付不了两个使节?”

    “臣并非此意,臣的意思是,就让臣护卫于礼仪汇台之外则可,臣不进入到礼仪汇台。”宋哲逐渐感到文庄王是不会同意的,此时的宋哲又想起了昨晚的天意,他觉得既然天意如此,又为何不让他去到礼仪汇台,这还是天意?

    “宋吏首,难道你没有听到我王所说的?我王不需要任何人跟着去到礼仪汇台。”澹台商一边说着,一边就对文庄王躬身行礼。

    宋哲并不理会澹台商所说的这些,他接着说道:“臣启我王,并非是我一定要去到礼仪汇台,而是那两国使节可能对我王不利,有可能会做出胁迫我王之事,所以臣还是觉得……应该带上几个甲兵之士,以护卫我王!”

    “宋吏首,你说的这一点本王也想过了,既然如此,本王就让王宫统领与本王一起去到礼仪汇台即可……宋吏首以为如何?”

    “自是可以,不过臣也可以带着府内甲士护卫于我王身边,还请我王准许。”宋哲还是想着要去到礼仪汇台。

    “宋吏首,本王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如此!”

    “宋哲,你是觉得我王的王宫甲士……还不如你的吏首府护卫?”这次澹台商质问着宋哲。

    “本吏首又怎会是此意?澹台商,你不可随意揣测。至于本吏首的用意,我王自是知道的。”宋哲看向了澹台商说道。

    宋哲此时觉得天意如此,不可退让,又怎能退让?

    当商议完后,文庄王让宋哲与澹台商留在了议事堂内,因为他有事要与两个人说。

    此时的议事堂内,澹台商与宋哲站在平时的位置上,而文庄王自是坐在王座上,这也是平时的场景,很少会出现什么改变的。

    宋哲看了片刻之后就决定回到凉亭内坐着,他此时并不想歇息的,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他还需要思考一些别的事情,宋哲觉得他也不能只是思考这一件事情而已。

    可当他去思考别的事情时,他还是会想着要如何改变文庄王的决定,宋哲也想到了,如果是文庄王去到礼仪汇台,他就一定可以跟在文庄王的旁边,因为他可以护卫文庄王,如此也能带上府内的几个甲兵之士了,而澹台商应该是不会这么做的,这对于澹台商来说也是不会去思考的问题,毕竟这会受到文庄王的责罚。

    不过宋哲觉得他并不会因为受到责罚就不这么做了,无非就是不再成为吏首了,但宋哲也知道文庄王并不会这么做,所以即便文庄王是不同意的,那么他要跟着去到礼仪汇台,而澹台商很有可能就不会去到礼仪汇台了,这一次他就能独占功劳了,说不定还能扬名于别的诸侯国,当文庄王受到胁迫时,他也可以去护卫,这可是平时难寻的功劳啊!

    宋哲无奈的站起来,他看了看凉亭外的夜空后就走出了凉亭,宋哲知道明早还要去到议事堂的,而他也只能看着澹台商去到礼仪汇台了,可他什么也做不到,至少他也不会改变文庄王的想法,文庄王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等明晚再次来到这个凉亭时,一切也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第二天宋哲在参与了议事堂的晨议后,他就听到了文庄王所做出的决定,起初宋哲还以为他是听错了,因为文庄王决定要亲自去到礼仪汇台,宋哲看到澹台商是一副淡然的表情,似乎澹台商也早已知道了文庄王的决定。

    宋哲在确定这一点后,他记起了昨晚所想到的天意,也想起了空中漂浮的那些云朵,宋哲觉得他昨晚看向夜空时就是天意了,是天意如此,所以才在今晨让文庄王改变了想法,宋哲知道这是一次最好的机会了,这机会也是天意,或许就是天意。

    此时的桌案上也摆放有两盏灯,宋哲席地而坐。

    在看了看凉亭外的石板小径后,宋哲继续思考着问题,他现在很想改变文庄王的想法,也就是能够让他与澹台商一起去到礼仪汇台,而不是只让澹台商一人先到礼仪汇台接见使节,或许也是有另外的机会,那就是明早还有晨议,这事也可以在议事堂内向文庄王提起,宋哲也已经想好了说辞,那就是如果他与澹台商一起去到了礼仪汇台,就更能体现出对于两国使节的重视了。

    不过宋哲也知道,文庄王很有可能不会做出同意的决定,因为文庄王已经做出了决定,也不会因为他的几句话就做出了相应的改变,宋哲知道文庄王的心思是很难揣摩的,有很多次他都难以想到文庄王会做些什么,而他的想法也与文庄王具体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于明天的事情而言,宋哲觉得他是难以达成的,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想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毕竟文庄王在心情好的时候也有可能会同意的。

    宋哲现在想的则是如何让文庄王亲自去到礼仪汇台了!可宋哲在想了想之后就觉得这是更难的事情,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文庄王还从来都没有去过礼仪汇台的,这一次又怎会亲自去到那里接见两国使节,而且还不带任何的护卫之士?

    宋哲立刻否定了这一点,他想到出现这种可能也只有天意了,这不是他能够做到的,这天意同样不是他能够知道的。宋哲又再一次的感受到了无奈,他若能做到改变天意,也不用独自一人坐在这凉亭内……思考着这些事情了,这些都是难以改变的事情。

    之后想了很多,宋哲也没有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最终他也只能决定就与文庄王直接说出即可,但结果也就是文庄王并不会同意,而他也不能去到礼仪汇台,也不能让两国的使节认识他了,明知很有可能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宋哲也都能够想到,可是又能怎么去做?宋哲觉得他也只能试一下了。

    此时宋哲也没有想出什么合理的办法,他便起身走出了凉亭,这时的府内是很安静的,也没有旁人的身影,宋哲抬头看了看天,他发现今晚的天与往常的不同,或许是比平时多了一些云朵。看着天空中缓慢漂浮的云朵,宋哲感到那是自由的云朵,而他自己却是被禁锢的,是被这无奈所禁锢着的,他又是难以做出改变的。

    宋哲此时正在水池边的一个凉亭内坐着,他的两手支撑在了面前的桌案上,同时桌案上也摆放着一些吃的,但宋哲并没有去吃那些,一切都是在他来之前的那样。旁边也没有什么仆人,宋哲喜欢在府内的这个凉亭里思考问题,他也不想受到旁人的打扰,这个凉亭是配有竹帘的,在四个方位都是有竹帘的,而且四个方位也有石墩子,里面可以放着几盏灯。

    这个凉亭是宋哲亲自画图设计的,并花费重金让人建造了出来。

    随后宋哲想到,即便说文庄王是不同意的,他依然可以去到礼仪汇台,但不是进入到礼仪汇台之内,而是待在礼仪汇台的外面,等见到两国使节走出礼仪汇台的时候,他也能当作是路过之人,然后去与两国使节说些话,至少两国使节也能够认识他了,不过澹台商肯定能想到这其中的原因,说不定也会阻止他与两国使节说些什么,或许文庄王在知道后,也会做出一些责罚的,这也算是违抗王令了,只要文庄王想如此认为的话,不管文庄王的想法会如何,澹台商一定会觉得这是违抗了王令。

    宋哲想了想,还是不打算这么做了,毕竟这在他自己看来都会觉得不合理,因为吏首府与礼仪汇台是在两个不同的方向,又怎么可能会路过?澹台商又怎会相信这只是路过?如果不是想要去到礼仪汇台,是绝对不会路过的。宋哲认为他应该想到另一个办法才行,那是一个合理的办法。

    宋哲又想到,或许他可以让澹台商主动邀请他去到礼仪汇台,而且还是坐着宰执府的马车,同时也是让澹台商主动的与文庄王提起这件事情,也就是让他一起去到礼仪汇台。宋哲在想到这些后就很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宋哲知道,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他是不可能让澹台商这么做的,也没有达成这一点的可能。

    宋哲可不想看到澹台商独揽这次的功劳,至少他也应该获得其中一份的功劳才可,否则澹台商想要借此打压于他,又会变得很容易了,宋哲不想再直面于澹台商的打压了,而他现在也难以和澹台商进行对抗,所以他需要多建立一些功劳才可,如此也能逐渐的与澹台商相抗衡,否则这样的局面也难以做出改变,或者也是不可能改变的。

    宋哲还是决定他应该去到礼仪汇台,也应该让文庄王同意他这么做才行。宋哲敲了敲桌案,他在思考着一个可行的办法。

    对于文庄王与澹台商的谋划,宋哲自是不知,此时的宋哲正在他的府内,不过宋哲也在想着两国使节之事。

    宋哲也会想着要由他去接见两国使节的,这会是一次很好的时机,他表达过这样的想法,但文庄王的决定还是让澹台商去往礼仪汇台。

    宋哲其实也能想到这一点,他知道文庄王对于整个宰执府的信任,而这件事由澹台商去做,也会显得更合理一些,两国使节也会认为他们是受到重视的,宋哲并非是想不明白这些,他只是觉得有些不甘心而已。可也只能如此了,宋哲想到文庄王是不会改变他的想法,而且文庄王也难以做出别的什么决定了。

阅读至谋弗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买来的媳妇二战之我是蒋纬国色友霸三国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我抢劫了21世纪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