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韦弗的决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他了解战士们对荣誉的重视。尤其是这些古代的战士们。

    荣誉与尊严,他们更看重这些,甚至胜过自己的性命。

    像他与韦弗这种1v1的临阵对决,在古代是最佳展露自己个人武力的方式之一。

    人们会记住胜者潇洒的身姿,同时将败者狼狈的身形牢牢的印在脑海,不断重复,自己绝对不要有朝一日成为那般。

    败者若能死在那场对决,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归宿。

    人们会因他的死亡而短暂忽略他失败的狼狈。

    虽不至于忘记,可若拥有死亡争取的这断时间,人们或许会对他失败的模样逐渐淡忘。

    因为没有人会再去刻意为一位死者保留有限的记忆影带。

    因此,很少有见到古代当斗将失败后,会有将军主动设法将其救下。

    那将意味败者要永远活在耻辱中,不断的逃避。

    肯尼斯主动示意rider,如果他出手,肯尼斯会将韦弗还给他并不是念记他们的师生之情。

    而是与之南辕北辙,一种更恶毒的提议。

    他要让韦弗接下来的日子永远活在被自己支配的恐惧。

    是的,见到韦弗孱弱的实力后,肯尼斯甚至恶趣的想要放过他。

    他只要和avenger联手一同消灭掉rider,阿尔贝里希的命令一样没差的完成。

    肯尼斯“善良”的恶意更是rider脑中天人交战的争议焦点。

    救走韦弗承认他的失败固然是件简单的事情。

    在性命得失的面前,本应刻不容缓。

    可是真的要粉碎这孩子的骄傲吗?

    在看看吧。

    rider想着。

    挡在自己身前的山头,势必要由自己击碎。

    他不知道韦弗与肯尼斯的过往,但却能清晰感觉到韦弗对肯尼斯的畏惧。

    “啊”

    一声低鸣。

    厚重的喘气声,没入鼻翼让自己难受不已的黄沙。

    众目睽睽之下,双臂用力支撑试图起身的韦弗再度被肯尼斯无情的踩回黄沙中。

    “韦弗,知道在学院时我为什么一直故意针对你吗?”

    肯尼斯的脚用力的碾在韦弗夹在黄沙的脑勺,脸庞露出了畅快:“因为你很有天赋。”

    肯尼斯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没有经过脑的秩序思考,他一股脑的,凭心中所想,倾尽吐露:“是的,你没有听错。

    我承认,你是个很有想法,被在这上拥有尚未发掘才能的魔术师。”

    他承认了?!

    是的,肯尼斯承认了。他欣赏韦弗的才华。

    “如果你生在豪门该有多好。”

    肯尼斯一瞬间流露出遗憾的表情。

    或许他真的欣赏韦弗却永远不会看重韦弗!

    一下又一下,肯尼斯用力的踩在韦弗的脑袋,仿佛要把那圆形的球体一脚脚碾成碎末,消却在自己的眼眸。

    “明明是个下贱的平民魔术师,拥有平庸才能的你竟还存有不凡的想法。

    为什么!为什么!

    妄自发出可能挑衅豪门魔术师利益论文的你,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像你平庸的才能一样做一个平庸的人?

    为什么要不知天高地厚的毁掉属于我的圣杯战争!”

    肯尼斯说着,牙齿不小心的咬在舌尖,刺激的疼痛感不仅没能阻挠他的言语,反而令他更加疯狂:“lancerlancer,如果你没有偷走rider的圣遗物,那lancer又怎么可能出现。是的,我的圣杯战争,就是从你偷走了圣遗物的那一刻,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你,事到如今又有什么颜面面对我?是做为学生嗤笑我这羞恼的讲师,还是以敌人的身份?

    告诉我,韦弗维尔维特!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咆哮出最后一句话,倾尽全力踩下最后一脚的肯尼斯,喘着粗气,慢慢的退了两步,怔怔看着脑袋陷入被他踩出沙坑中的韦弗、

    或许韦弗早就死了。

    死在肯尼斯的怒火下。

    没错。

    激恼了肯尼斯的正是韦弗在该清晰认识到胜负悬殊时还要逞强的阻挠他的态度。

    那看上去就如他在强人所难。

    明明是这家伙应受到的惩罚。所以,肯尼斯就失去了理智。

    “啊”

    一如先前那般的低鸣,脑袋在沙坑中的韦弗,试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两支孱弱的胳膊用力然后倒地。

    一如刚做完大量俯卧撑般,韦弗却是不然。

    他除却胳膊外,身体的各处或多或少都有些皮外伤。四处的沙子不是进入到伤口中的沙意,那股用力时的痛楚难以忍受。

    以及头重脚轻的晕眩感。

    轻微的脑震荡带给他的呕吐感让他失去了方向。

    但是韦弗没有放弃。没有像一条死狗趴在那里。他需要给肯尼斯他的回应,所以他努力的试图起身。

    “我”

    韦弗在战士们期待目光下,奇迹般的缓缓站起。

    两条胳膊虽无力的垂搭,缭乱的发丝亦看不清他的面庞,但在这一刻所爆发的是,如山海般磅礴的欢呼声。

    注视这一切的黑贞眉毛微挑,结局在朝她的预料靠拢。

    “很抱歉

    我的愚蠢行为。不论如何掩饰,我盗窃了你圣遗物的事情,都不会被抹去。嘶”

    伤口的疼痛再度发作,韦弗抬头。

    “”

    那是

    肯尼斯看着韦弗被溢湿的眼眶上被沾满的黄沙。

    狼狈的身躯,目光却份外坚毅。这种矛盾就如他的相差两及天赋与思想。

    “可是如果rider是你的从者也要一定不会由衷顺从你吧。

    因为,肯尼斯,你的行为”

    韦弗想起肯尼斯那无辜的爷爷与奶奶要挟自己,目光透露决绝。

    “是错误的!”

    娇弱的韦弗,这一刻迸发的气势让人不容小觑。

    “我要纠正你。以你学生的身份。”

    肯尼斯嚣张的模样,让rider身后的战士们不禁咬紧牙关,握紧手中的武器。

    肯尼斯不是一名战士。他是一位狡诈,又博学的魔术师。

    “不,我忘记了。你本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愚者。哈哈哈哈。”

    黄沙略过,rider背后的战士们有些骚动。

    “恩?”

    肯尼斯的脚肆意的又狠狠跺了两下,韦弗的脑袋镶嵌入黄沙地面。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肯尼斯挑了挑眉毛,望向沉默的rider:“rider,你不出手救走你的御主吗?

    没关系。如果你想救走他随时都可以。”

    韦弗他未有能力逾越面前的峰峦。

    每一次的冲锋换来的是血与伤痕。

    可他们又自私的希望韦弗能站起来,再去冲击。

    把脚踩在韦弗后脑的肯尼斯,挑眉疑惑的看向这群目光中燃烧愤怒火焰的战士们。

    碰碰。

    尖锐的声音:“怎么了?你的决意才这种程度?我还没认真对付你,你就不行了。”

    哂笑,肯尼斯背后守护他的月灵髓液扮作出鬼脸状。

    他们肃然注视的目光下是弱小的少年。

    一次次的被击退,一次次的狼狈,对方仿佛留有余力的在逗弄韦弗,用不断的打击去慢慢摧毁他。

    韦弗用自己的行动换来战士们的钦佩。

    他们默默的在心中为此刻倒在黄沙中,不知生死的少年祈祷。

    “韦弗。”

    去战胜那位不可能战胜的敌人,击碎对方的讥笑,将那只玷污了自己尊严的脚折断。

    站起来起来!

    纵身雀跃,又为折翼鸷鸟。

    摔在地面的韦弗连滚数下,深褐色的刺猬掀起黄色薄纱。

    战士们的喝彩声从衰减到了无声音,仅仅几个刹那间。

阅读阿尔贝里希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红龙之孤王爱的如沐体坛大亨至尊医妃:腹黑邪帝,来验!第一狂妃:邪王,宠上瘾!无敌的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