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真假誓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最新网址:www.umiwx.com

    对方的主动交流令阿尔贝里希有一丝意外。

    “既然能交流的话事情会简单许多。”

    从萨克里斯交给自己各方御主的资料中,阿尔贝里希一直认为间桐雁夜或许是最难交流的。

    因为据情报上所述,间桐雁夜本是拒绝间桐家的魔术师的身份,同家族断绝往来。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

    这样的一个人,会在一年前重回间桐家,并加入圣杯战争。定然是有能违背他坚韧意愿的缘由。

    这缘由或许会成为他们之间交流的阻挠。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既然选择现身,可见似乎并不难与之交流。

    而正是在宿主现身后,berserker稍显安静的待在原地。当然,对方卸下束缚舒berserker的项圈,它还会是那条疯狗。

    “间桐雁夜”

    阿尔贝里希像顽皮的猫般,停顿了一下:“你想要圣杯吗?”

    仿佛檀香的点燃,阿尔贝里希的话顺空气,轻轻飘荡入间桐雁夜的耳朵,勾引他的心神。

    “想!”间桐雁夜的目光变得严肃:“你不也是因为想得到圣杯,才加入这场战争的吗?”

    “没错。一开始的我的确是这样打算。”阿尔贝里希摊手:“不过,现在我对它已经不感兴趣了。”

    “所以,你把我引来到底想要说什么?”

    阿尔贝里希没有回话,而是指了指间桐雁夜身旁虎视眈眈的berserker:“你能让他先消失吗?他的目光,让我很不舒服。”

    定睛凝望,间桐雁夜试着用自己拙劣的情商与智商去分析自己是否应该答应阿尔贝里希的请求。

    要答应阿尔贝里希吗?

    对方可是能令狂躁的berserker吃亏的敌人。如果只有自己同他相处的瞬间,或许对方能在他召唤berserker前轻易的取下自己性命。

    间桐雁夜的沉默是对阿尔贝里希表现出的实力的忌惮。

    “放心。”阿尔贝里希出声:“我并没有恶意。将你引来这里也不过是想摆脱一些人的监视。”

    “一些人?”

    “没错。assassin的宿主,还有远坂时臣。”

    当阿尔贝里希提到远坂时臣的名字时,间桐雁夜的身上开始散发不祥的气息。

    “远坂时臣”

    对方嘴中喃喃着这名字。然后,阿尔贝里希稍显惊讶的看着他背后突然出现的虫子们。

    像受间桐雁夜情绪的影响,虫子们虽然没有攻击阿尔贝里希,但仍张牙舞爪的向他示威。

    “就在我吸引来berserker的同时,assassin也一直在监视我。他的御主言峰绮礼,想必你应该不会陌生。毕竟对方是远坂时臣的徒弟。”

    就在阿尔贝里希说话时,间桐雁夜出声打断:“等下!你说assassin?它不是被acher消灭了吗?”

    “看来你的情报有些落后。”阿尔贝里希微笑:“那不过是那对师徒上演的一出好戏。实际上,assassin的宿主正利用assassin为他的师傅远坂时臣四处收集,并监视这场圣杯战争。”

    阿尔贝里希的话让间桐雁夜瞬然怔住。

    其后,berserker的身影伴随猩红的黑雾逐渐消失。

    间桐雁夜用力的砸着自己的脑袋:“可恶!我竟然没有想到!可恶!”

    他在为自己又被远坂时臣所耍弄却不自知而感到羞怒。

    “喂,你!”间桐雁夜如翻书般变脸的指着阿尔贝里希:“快把圣杯的事情告诉我,否则我杀了你!”

    月光下,间桐雁夜脸庞的青筋仿佛是可悲的疯癫。

    看来他的情绪并不稳定。

    默默的记住这一点,阿尔贝里希出声:“现在我的手上,拥有圣杯!”

    注意到间桐雁夜瞬间散发的敌意,阿尔贝里希瞬间接上自己的话:“当然,它现在只是一个普通容器。”

    随后阿尔贝里希又为间桐雁夜解释了对莉莉娅说过的大圣杯与小圣杯的关联。

    虽然阿尔贝里希并没有多说什么,但间桐雁夜知晓,如果能先手持有小圣杯的话,他可以远远的躲在一处,等待无数不知情的御主厮杀后,积攒能量,带小圣杯前方柳洞寺,进行召唤。

    “虽然我对圣杯没有了兴趣,可是我并不希望轻易放出它。换言之,我想要能匹敌圣杯对你们重要性的利益。”

    阿尔贝里希的眼睛散发紫芒:“后天,我将在坂口大厦的最顶层举办一场拍卖会。”

    拍卖会?

    冷静下来的间桐雁夜清晰的认识到了阿尔贝里希的狂妄。

    那场拍卖会定然会引发成一场史无前例的混乱。

    说的直接,只要所有的御主与从者都到场的话,那么一场战斗后,圣杯的战争的胜利者便当决出。

    等等,或许这是阿尔贝里希的阴谋也说不定。

    毕竟,和caster御主联手了的他届时将成为拍卖会的最强势力之一。而另一方则是远坂时臣与言峰绮礼的组合。

    看出了间桐雁夜的担心,阿尔贝里希伸出了他的右手。

    “这是”

    那白哲的手背上那里还存在与从者之间契约的令咒。

    一旦契约消失的话,便证明阿尔贝里希是真的向退出这一场圣杯战争。

    “我已经和avenger解约了。你担心,并不成立。”

    那诡诈的紫色眼球内浮现的是间桐雁夜流露出的信任。

    肃然,兜帽下的阴影被月光破除。充斥凸起的经络,失去了色彩的眼眸唯有最后摄人的纯白。

    “阿尔贝里希,把我引到这里的你有什么目的?”

    “你跟来的真快。”

    微笑的面容与之对应的是突兀出现在空地,狰狞盯着他的berserker。

    当然,阿尔贝里希指的并不是它。

    静谧的空地上,除了他们明明是空旷到连路人都不存在。毕竟到了万家休息的时间。

    晚风吹拂而过,鞋底踩在泥地上的生涩声,躲在工地围绕后的身影露出。

    那是在黑夜下,还要披上兜帽的,神秘的身影。

    脚点在叠起的水泥袋上,阿尔贝里希轻轻落在地面。

    “这里”

    紫色的眼眸冷静的望向未完成的建筑:“还算适合。”

    毕竟这条野狗般的英灵可是一直紧紧黏贴逃窜的自己。

    可阿尔贝里希说的又是谁呢?

    “好险。”

    看着本用来铲水泥的铁锹,此时狠狠摇曳的把柄,阿尔贝里希不怀疑他反应慢一点,自己脑袋都会被它削掉。

    自空地向上方展望,完成了初步模样的建筑已搭建了基本届时的构造。橙黄色的吊机,安静的停靠。这工作起来气势颇有些浩大的家伙现在像休息的小狼狗般,停止了吠。

    一道身影自某户人家的屋顶浮现。下一秒脚尖轻盈的点在屋顶,夜空下,月光的照耀下,那仍看不清的面庞如夜鸦般,钻入了建筑工地。

    虽然还是有着几缕被削掉的黑色发丝。

    噗嗤!

    袭击阿尔贝里希的黑色暗影最终狠狠的扎进了工地的围绕。

    话说完的下一秒,凛冽的风袭来。

    凭借对刹那间空气流动的改变,阿尔贝里希在攻击袭来极近的位置时,凭借出色的反应,悄然躲过。

    离远喧嚣且繁华的商业街,洁暇的月光,静谧的周遭,这一刻,在这片幽静之所,夜之女神肆意展示她的魅力。

    这里是一片建筑工地。旁边是居民区。

    空旷的工地,一袋袋水泥摞在一侧,大量石砖钢筋,挂满泥泞的单轮车,桶里还有未用完而干化的混凝土。

阅读阿尔贝里希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umiwx.com)



随机推荐:红龙之孤王爱的如沐体坛大亨至尊医妃:腹黑邪帝,来验!第一狂妃:邪王,宠上瘾!无敌的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